Wednesday, 30 August 2017

Chinese say Jews came from China and Jews Controls US



This is the original document published in the Chinese media based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Based on this article, the Chinese believe that, modern Jews, aka Khazars came from China; and they also believe that Jews control the US and the world. 

Z 犹太与中国不为人知的千年恩怨


唐玄宗天宝十年公元七百五十一年,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的呼罗珊总督阿布和唐朝的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分别应中亚地方王公的请求而出兵怛罗斯,也就是今天哈萨克斯坦的江布尔城。双方在怛罗斯附近的阿特拉赫对峙五天,唐安西军因为葛逻禄部倒戈而被阿拉伯军队所击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怛罗斯战役。怛罗斯战役结束后,两万名汉地士兵被俘往阿拉伯地区,这些俘虏中有个名叫杜环的人,他在阿拉伯国家生活了十多年,直到七百六十二年才从阿拉伯乘坐商船回到广州。回国后,他把自己的异域的见闻写成了《经行记》一书,《通典》引述了他这本书中的材料,其中提到了一个不为当时的唐朝人所熟悉的名字可萨突厥。
  在前面的文章中血饮说过,西突厥及其他部分突厥部族,在怛罗斯战役前一百年被唐高宗在金牙山一战中打败,西突厥汗国随之灭亡。西突厥残部开始西迁式微后,可萨突厥逐步摆脱西突厥的统治,在北高加索地区建立了自己的汗国,一百年后,汗国达到了鼎盛时期。此时的可萨突厥汗国东接花剌子模,西至第聂伯河下游,北抵伏尔加河,南抵高加索山脉。也就是在可萨突厥汗国达到顶峰的时候,在布兰国王带领下,可萨突厥突然集体改信犹太教,成为中世纪史上唯一的一个犹太汗国。突厥后裔信仰萨满教和伊斯兰教的很多,但只有可萨突厥信仰了犹太教。可萨突厥汗国作为一个操突厥语的民族建立的游牧汗国,在中世纪选择犹太教,成为一个犹太汗国,这在世界历史上是非常独特的。
 
  犹太历史上,希律王死后的公元二世纪,犹太人全部被赶出耶路撒冷,本来人数就不多的犹太人被迫流亡,其中一些人,辗转经过叙利亚和小亚细亚,到达了克里米亚和北高加索地区。萨珊波斯王朝和拜占庭帝国一直试图强迫犹太人改信祆教和基督教,为免遭迫害,他们大批前往可萨汗国避难。可萨突厥也就是在这些犹太人的影响下最终改信犹太教。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是犹太人的祖先,他后来改名叫以色列,所以犹太人也被成为以色列人,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分别形成了以色列人的十二个部落。改信犹太教后,可萨突厥获得了犹太教的承认。犹太学者凯斯特勒在他的著作《第十三个部落》中,把可萨突厥人称为犹太的第十三支。后来布兰国王的孙子奥巴迪亚赫全面推行犹太教,在汉国内建立了很多犹太教堂和犹太学校。在国王的大力推崇下,可萨突厥建立起了完整的犹太教信仰体系。
 
  可萨突厥虽然是一个犹太汗国,但是犹太文化和突厥文化在汗国内同时存在,可萨突厥人并没有因为接受犹太教而放弃自己的传统。公元十世纪,可萨突厥国王约瑟夫在写给西班牙人沙普璐的信中,一方面称自己的部族是诺亚之子雅佛的子孙,另一方面又说自己是突厥人的十子之一,并说自己是突厥王。在今天发掘的可萨突厥墓葬中,犹太教的七支烛台,六角的大卫星与突厥人的部落富豪被刻画在同一块墓碑的两面,这充分说明了可萨突厥人文化的多元性。在这里请记住,可萨人具有突厥和犹太文化的双面性。在此后的两百年时间里两种属性在不断融合,这也就诞生了后来的可萨犹太人。公元一零三零年,可萨汗国被基辅罗斯和拜占庭帝国联合攻灭。
 
  亡国后的可萨突厥人有着不同的命运,一部分聚集在克里米亚东部以及塔曼半岛地区,后来成了罗斯人的臣民。罗斯人就是现代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人的祖先。一部分可萨突厥人迁入穆斯林控制的里海沿岸地区,后来成了高加索地区的穆斯林。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沙俄和苏联时期,其境内存在大量的犹太人。除此之外,更多的可萨犹太人开始向西迁移,到达东欧以及巴尔干地区。从可萨突厥中分离出来的卡巴尔人,他们大量聚居在匈牙利东部的提萨河和萨默斯河之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东北五十英里有个可萨村,一九五三年政府还专门为这里发型过纪念邮票。一九三零年,著名的华尔街金融大鳄犹太人索罗斯就是出生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而另外一部分可萨突厥人也迁徙到了今天的罗马尼亚境内。生活在这里的犹太人中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他们认为自己是来自于东方的信仰犹太教的白突厥的后裔,他们的民族被基辅罗斯征服了,所以迁徙到这里来。
 
  还有一部分人来到了现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在苏联成立后他们都成为了苏联公民。因为可萨汗国首都伊德尔就位于丝绸之路北道的重要中转枢纽,借助地利可萨犹太人善于经商。可萨国王统领的四万禁军更是维护丝绸之路中段稳定的中坚力量。在苏联解体后的国企私有化过程中,崛起了很多犹太寡头,比如媒体大王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银行家维诺格拉多夫等,在普京打击清理寡头前他们控制了俄罗斯经济命脉,他们的祖先追溯起来的话就是可萨犹太人。下图为别列佐夫斯基,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发现死于伦敦家中。
 
  到了近现代,因为欧洲随着工业革命带来财富聚集效应,这又加速了可萨犹太人向东欧和中欧迁移。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犹太商人就大量资助葡萄牙和西班牙海上探险,在发现美洲新大陆以后,犹太人也跟随新教徒进入美洲大陆。三十年代,纳粹德国排犹导致大量犹太人避难中东和美国和中国境内。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犹太人利用美国陷入美苏争霸财政恶化的困境,大量参与美国国企私有化进程,在演员出生的总统里根执政时期,犹太人完成了对美国国民经济的控制。一九六七年,华尔街犹太人发明了第一支金融产生产品,直到四十年后,泛滥的金融衍生产品掏空了美国。
 
  上世纪六十年代,可萨犹太控制美国以后,美国在地缘政治上联合欧盟重点打击苏联、伊朗以及阿拉伯世界。美国中情局更是频繁干预高加索地区以及格鲁吉亚局势,可萨犹太人索罗斯在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达吉斯坦地区曾经是可萨汗国的腹地,美国中情局大力支持车臣恐怖分子在高加索地区对俄罗斯发动恐怖袭击,著名的别斯兰恐怖袭击事件,就发生在该地区的北奥赛梯。血饮说过,突厥可萨有一部分迁入高加索地区成为穆斯林,美国又正好支持该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车臣恐怖分子,他们之间唯一能关联到一起的,就是可萨突厥后裔的身份。下图为车臣匪首杜达耶夫
 
  美国从上世纪中叶就支持东突恐怖分子,而东突恐怖分子则出于中国的维族。前面血饮提过的那个怛罗斯之战,唐军之所以败于阿拉伯军队,原因就是归顺唐朝的突厥葛逻禄部突然背叛,从阵后袭击唐军。公元十世纪,葛逻禄部与西迁的回鹘部族建立了喀喇汗王朝。所以维吾尔族人中有一部分是葛逻禄部的后裔。而另外一部分葛逻禄部则随九姓乌古斯人,融入到了土克曼族以及土耳其人中。正是有了葛逻禄部作为中介,所以土耳其支持新疆东突恐怖势力就有了内在因果关系。二零一五年十月,俄罗斯军队在打击叙利亚恐怖分子营地的时候,意外端掉了叙利亚境内受土耳其支持的东突恐怖分子训练营。这个东突训练营隶属于的土耳其支持的土库曼旅,一个月后,土库曼旅在俄军派遣特种部队和叙利亚地面部队的围剿下全军覆没,正副旅长被击毙,一百名东突恐怖分子同时被灭。这个土库曼旅就是杀害俄罗斯飞行员的元凶。
 
  叙利亚境内有十万名土库曼人,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土库曼人、阿塞拜疆人、土耳其人、克里米亚塔塔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就是前面提到的乌古斯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公然支持伊斯兰国恐怖主子并且亲自组建土库曼旅配合伊斯兰国作战。他的女儿设立的医院大量救助伊斯兰国组织伤员。儿子与伊斯兰国组织进行石油交易,一切的一切证明埃尔多安就是伊斯兰国组织幕后的主子之一。下图为土库曼旅成员。
 
  血饮在前面已经说过,伊斯兰国组织是美国共和党和犹太复国主义者联合支持的。美国、以色列和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这三者之间的一个重要交集就是他们的突厥身份。可萨突厥变身可萨犹太,但是文化中的突厥部分并未泯灭。犹太复国主义在被可萨犹太夺取以后,复活曾经的可萨汗国就成为犹太资本集团不为人知的使命。埃尔多安执政后,彻底废弃国父凯末儿斩断泛突厥主义的教诲。与美以境内的可萨犹太勾结,大力支持东突势力已经开始插手周边国家事务,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纳卡争端中,埃尔多安公然支持阿塞拜疆,而阿塞拜疆人也是突厥后裔,埃尔多安的政策秉持泛突厥主义的主张,建立一个突厥国家、一个突厥领袖宗旨。如果再结合埃尔多安对土耳其军方进行清洗,那么可以看出,埃尔多安已经有了成为突厥苏丹的野心。对外干涉如果没有武力支持是不行的,而秉持凯末儿主义的土耳其军方就成为了眼中钉。在清洗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这位新苏丹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对外输出军事影响了,本月二十一号,土耳其官方宣布将在阿塞拜疆建立军事基地,而阿塞拜疆出于同胞身份,和对抗亚美尼亚的需要已经同意。未来随着这位新苏丹野心的不断膨胀,染指中俄的禁脔中亚地区也不是不可能。
 
  在这里我们也许有个地方比较好奇,那就是土耳其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同样是突厥后裔的可萨犹太人的支持,恐怕正是这位新苏丹最大的底气来源。伊斯兰国组织声称要建立哈里发帝国,这个版图正好覆盖突厥游牧民族曾经活动的区域。美国、以色列要的目的,就是用伊斯兰国组织掐断丝绸之路,土耳其要的,则是重现当年奥斯曼帝国控制欧亚大陆腹地的迷梦。二者目的重合,所以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战略配合。不得不说,土耳其军方被清洗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中飞出的黑天鹅,未来打通这个节点上恐怕要更加费劲。
 
  可萨犹太既有突厥文化中的嗜杀冷血也有犹太教文化中的拜金主义,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感恩之心,惯常的做法就是以怨报德,而且频繁上演坑杀自己救命恩人的农夫与蛇的故事。二战后,犹太人坑中美和巴勒斯坦人的事情血饮就不说了,血饮在这里说一段犹太和波斯民族的往事,公元前五百三十九年,波斯国王居鲁士打败了灭亡南方犹太王国的新巴比伦帝国,发赦令让犹太人重返家园。这是波斯民族与犹太解下的善缘,但是波斯民族得到的却是恶果。在公元七世纪中叶,可萨汗国联合拜占庭帝国重创萨珊王朝,大伤元气的萨珊王朝最后为阿拉伯所灭。
 
  前面血饮说到,美国和以色列在现代地缘政治上的敌人是苏联俄罗斯、阿拉伯国家以及伊朗和中国。我们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从历史上看,目前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都是可萨犹太人的敌人,更加巧合的是,中国目前的盟友中除了俄罗斯之外,阿拉伯国家和伊朗从古至今一直就是盟友。中国和萨珊王朝联合拱卫丝绸之路。萨珊王朝和中国数次结盟对付共同的敌人嚈哒人,随着突厥在中亚的崛起双方又联手制止突厥扩张。可萨突厥在地缘上的对手还包括罗斯人和阿拉伯人,后来就是罗斯人和拜占庭帝国联手灭了可萨突厥,罗斯人就是现代俄罗斯人的祖先。为了争夺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和北高加索地区,可萨突厥与阿拉伯帝国多次爆发激烈冲突。历史上,大食也就是阿拉伯帝国和中国在怛罗斯战役之后开始友好交往,安史之乱爆发后大食曾经派遣数千骑兵帮助唐朝平叛。
 
  不论是可萨突厥还是拜占庭帝国,有或者是可萨突厥以及波斯王朝、阿拉伯帝国还是唐帝国,他们所有的争斗都发生在丝绸之路的北中南三道上。古代各国家和集团势力都是围绕着丝绸之路进行角逐,这里面有突厥人控制东西方贸易商路,通过提高对拜占庭商人赋税来赚取买路财。也有中国和萨珊王朝、大食帝国合作共赢共同赚取商贸利益这种互惠互利的模式。值得赞赏的是,可萨突厥通过保护丝路沿线商旅也收获了自己的商业利益,也属于这种互惠互利的模式。丝绸之路上演的,其实就是掠夺模式与共赢模式这两者之间的竞争。今天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计划,本质就是要和沿线民族国家分享中欧贸易的大蛋糕,与美国的制造混乱和输出颜色革命完全不同。在这个中间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可萨犹太,他们从当初丝路的建设维护者变成了今天的暗黑破坏者。
 
  下面血饮来说下可萨突厥的政治制度对现代美国和以色列的影响,这种观点可能会比较独特。血饮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政治制度上有被可萨犹太改造过的痕迹。本质上,美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一个二元制的隐形极权政府。这个改造模仿的就是可萨突厥国内实行的双王制。要证明血饮的观点,我们需要先来介绍下可萨突厥独特的政治制度双王制。游牧民族对于拥有纯正血统的家族一直是十分敬畏的。十三世纪蒙古人征服中亚后,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就成为中亚的统治者中具有神圣血统的民族。到帖木儿统治时期,虽然帖木儿是独立的统治者,当他还要尊奉以为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成员来出任可汗,因为只有这样人们才认为他的统治具有合理性。
 
  同样作为游牧民族的可萨突厥,虽然他的国王拥有完全的统治权,但是与帖木儿一样,为了找到一个合理的依托,可萨突厥拥护突厥中的黄金家族阿史那家族的后裔为可汗。可萨突厥借助阿史那家族的权威来号令其他部族,唐高宗在灭亡西突厥的战役中,任命右卫大将军突厥人阿史那弥射和左屯卫大将军阿史那步真统领南路大军,就是借助突厥民族对阿史那家族的敬畏来提高唐军的威慑力。
 
  阿史那家族和可萨国王同时存在,这使得可萨突厥国家内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双王制。可萨汗国的可汗没有任何实权,他被幽禁在深宫内院,也不参与任何国务。而且可汗的在位时间在他上台前就已经订好了,当可萨人想要任命可汗的时候,他们会用一块丝绸紧紧缠绕他,直到他快要窒息。然后大臣们在可汗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时候问他能做几年可汗。陷入昏迷的候选可汗只能随口说出一个数字,当这个大汗在位时间到了以后,可汗就必须死去,如果他还活着,那么百姓和朝臣就会杀死他选立新可汗。当然,如果可汗在位期间国家发生自然灾害或者是战事不利的时候,国王和臣民都有权利杀死可汗。可汗的选择当然是选容易控制的,比如,可萨突厥首都有一个沦落到卖面包为生的阿史那氏年轻人,有一天可萨贵族跑来告诉他,可汗死后将由他来继承汗位。
 
  也就是说,可汗只是一个国家的傀儡,背后的统治者是以国王为首的可萨权贵。可汗的性命可以随时被剥夺,而杀死可汗的人被认为是正当的。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可萨犹太控制美国经济以后,他们就开始逐步削弱总统权利。美国中情局权利的扩大和小布什在任期间国土安全局的成立,更进一步加速犹太资本集团对总统权利的削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实行了四十年之久的个人政治捐款上限的法令无效!根据这个裁决,个人捐款给联邦候选人、政党团体等的政治捐款不需要遵守十二点三万美元的上限。长期以来,美国总统选举就被批评为金钱政治,谁笼络到的竞选资金多谁最终就会胜出,这个裁决的推出,为私人资本操纵总统选举扫清了最后的障碍。谁的钱多谁就能当总统,那么谁出的钱最多谁就能买下一个总统。
 
  今年四月份,特朗普爆料了一份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高盛公司内部的讲话,希拉里在讲话中公然跪舔高盛,在公布的演讲稿中希拉里说到让我直接告诉你,我想要成为高盛的总统、通过高盛成为总统、成为为了高盛而存在的总统,而且我是认真的。我会确保令我的内阁与你们的人达成阵线,就像其他人所做的一样。”“这是我成为总统后将会做的事。我将寻求和欢迎任何好主意,并且将伴随着一张大额支票。说话的同时,希拉里还暗示性地拿着支票扫过脸颊。希拉里这种甘愿做犹太资本集团一条狗的讲话,在她嘴里说出来毫无羞耻感。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当选美国总统,无论如何施政最终执行的都将是犹太集团的命令。美国总统从下一届开始,彻底沦为可萨犹太的傀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在整个权利斗争中,美国总统就好比是可萨汗国的可汗,而背后的犹太资本集团就像是可萨国王。如果总统是个智障或者是个不懂政治的人,那么他才是犹太资本集团最喜欢的人选。在犹太控制美国经济政治的基础上,出现了两位重要的总统,他们的上台,客观上埋葬了美国经济和政治的未来,这两位分别是里根和小布什。前者执政期间,犹太人通过参与美国国企私有化开始全面控制美国国民经济。正是在里根任期内,犹太投行开始试图动摇稳定美国金融系统的镇妖石——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后面这位,智商只有九十三的小布什总统,在九一一事件后,在国土安全局中情局削弱总统权利时表现的像个木偶一样,更可笑的是,这位智障总统还向参议院表示,不应该限制国土安全局的权利。在耶鲁母校的演讲上,小布什说考试成绩不好没关系,你一样有机会当美国总统。其实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智障总统,才有了美国的逐步沉沦。当个傻子般的总统也是有好处的,有人出钱给他当总统铺路,只要老老实实的执行主子的命令就可以。本质上,小布什和那位在可萨首都街头卖面包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总统或者是可汗,在个人威望太高或者他准备对可萨权贵动手的时候,他们被人干掉也就毫不奇怪了。因为总统只是个幌子,真正掌握权力的可不是他,损害到可萨权贵的利益就只有死路一条。肯尼迪以及以色列总理拉宾和铁血悍将沙龙都是这类制度的牺牲品。
 
  六十年到现在,美国社会的三权分立根基被不断侵蚀,犹太资本集团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的隐形控制特别是小布什时期颁布的反恐法案,让整个美国全部进入了美国情报部门的监视之中。如果结合美国频发的枪击案来看,美国越来越像一所监狱,到处布设的摄像头,买断的监狱长(美国总统)、丑恶的监狱暴力…… 

  不断削弱的总统权利进而不断强化的犹太资本集团,导致美国成为一个事实上的二元制极权国家,在美国政府背后,还存在着更大的影子政府。这种政府居然还满世界的推行民主普世,而有些人居然还被忽悠的深信不疑,这都是病呀……由于篇幅的限制很多内容不能完全呈现,后面的续篇里再详细叙述。

Ancestors of Karl Marx and Albert Einstein were Ethnic Chinese, Based on Chinese Sources



This is the original articles posted in the Chinese media based in Republic of China, they are apparently banned. 

Based on ancient Chinese language records, Jews are Khazars who came from mainland China; thus both ancestors of Karl Marx and Albert Einstein were ethnic Chinese. 

This explains that (1) why Chinese reject Western values; (2) why the Chinese still believe communism; and (3) wh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laim numerous times that, Karl Marx was the ancestor of the Chinese people.

转:马克思和爱因斯坦祖籍中国山西

2014-01-15  历史爱好...  + 关注献花(0)

  突厥回鹘人里有一个可萨部,突厥可萨人是唯一西迁后没有皈依伊斯兰教而皈依了犹太教的西迁突厥人,中世纪曾在南俄草原建立过强大的可萨犹太帝国,该国以犹太教为国教,1030年,可萨帝国被东罗马灭国,可萨帝国灭亡后,身为犹太教徒的可萨人在心理上认同犹太人,此后亡国的可萨人流散在东欧和中欧国家之中,并以犹太人自居,可萨人的后裔就是现在的东欧系及德系犹太人。值得注意的是,德系犹太人的成就远远大于西班牙系犹太人,马克思和爱因斯坦(德系犹太人)也是可萨犹太人后裔。

可萨人兼突厥人和犹太人双重身份很厉害。可萨犹太人是今天以色列人的顶梁柱,沙龙和内塔尼亚胡都是可萨后裔,马克思和爱因斯坦也是可萨犹太人。

可萨人是西突厥民族,但同时也属近代犹太民族,可萨犹太人是西迁至欧洲的一支回纥人葛萨部属回鹘九姓,回纥人葛萨部本居住在中国山西吕梁地区,回鹘葛萨部西迁前(中国唐朝)居住在唐朝河东吕梁地区碛口附近(今天山西碛口),唐朝称其为“浑部”或“葛萨”,唐代史籍中多次提到的浑部。其中《新唐书·回鹘传》开篇就指出,浑和回鹘等同列入铁勒十五种之中,居地是“皆散处碛北”。

贞观二十年,唐朝还以浑部为皋阑州,隶属燕然督护府。《旧唐书·回鹘传》中又记载“回鹘渐盛,杀凉州都督王军焕…玄宗命郭知连讨逐,退保乌得健山南,南去西城一千七百里,西城即汉之高阙塞也,西城北去碛口三百里,有十一都督,本九姓部落,…六曰葛萨…。”。此时被列入回鹘九姓中的可萨是留在家乡没有西迁的余部。

可萨人西迁的时间,具体经过和路线,无从查考。不过,这次迁移肯定经过长时间才完成。亚美尼亚史料记载,公元197-217年间,来自北方的可萨人入侵高加索东端,可见早在4世纪可萨人已西迁出现在高加索地区了。

8世纪中叶可萨人在伏尔加河中下游以犹太教为国教建立了可萨帝国,可萨人从突厥萨满教徒转而皈依犹太教,可萨人是唯一西迁后没有皈依伊斯兰教而皈依了犹太教的西迁突厥人,此后几百年间可萨人彻底犹太化,1030年,可萨帝国被东罗马灭国。


【马克思和爱因斯坦是可萨突厥后裔,祖籍在中国山西】今天的犹太人,有80%属阿什肯纳兹系。他们是伏尔加河流域古国可萨汗国的遗民,是从中国西迁而来改宗犹太教的突厥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正是出自此系的犹太人,据考证,祖籍应当在中国山西
来自:历史爱好者hjd  > 《考证》

Friday, 11 August 2017

Khazars (Modern Jews) Came From China based on Chinese Language Sources

Khazars are ancestors of modern Jews, they came from China before they invaded and founded the Khazaria Empire.

In Khazaria, they converted to Judaism.

The Chinese media has long been discussing relation between Israel and China.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ade public declarations that, Karl Marx, a German Jew, was the ancestor of the Chinese.

Currently,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has apparently banned such online discussions, thus one may no longer get any information from the Chinese language sources. Nevertheless, I have kept a hard copy of one of such articles, which provides a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Khazar people based on ancient Chinese records and other sources.

I do not have a proper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that was published in the Chinese media in PR China in about 2014.

Do not use Google translations if you can pay a interpreter to do the translation yourself. Frankly speaking, an ordinary interpreter is incompetent for translating such an article. I believe only a Qing historian with a Ph. D may be able to translate this article from Chinese into English.




Saturday, 22 April 2017

Dear White, You Must Go

It is great that the White, finally wake up to the truth that, they are Europeans as opposed to Americans; so I just wrote a love poem for the White.


By Attila the Hun, April 19, 2017

White are the soil,
Jews are the seeds;
Without soil there would be no trees,
White, you must go,
White, you must go!

White, take your technology,
White, take your white babies,
And do not forget to take your Jesus corpse wrapping clothes,
Go, go back to Europe,
White, you must go!

White, if you truly honour your ancestors,
If you truly love your race,
If you are not parasites,
Then, you must go,
White, you must go and never come back!

White, you must go,
And never come back;
Go, go back to your motherland,
White, Europe is calling you back,
White, you must go and never come back!

White, Europe is calling,
And you must go back,
You go back to defend your motherland,
You go back to defend your civilization,
You must go and never come back!

White, I think I might miss you,
Only long after you are gone;
When I see a Native child,
She will have that beautiful smile,
White, you must go and never come back!